主页 > 金融论文 >

试论我国开放资本项目的影响因素

发布时间:2020-05-11 17:43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摘要:开放资本项目是我国经济对外开放的核心,是我国经济金融发展的必然选择。20多年的改革开放,为我国资本项目的开放创造了大量的有利条件。但我国经济金融运行中,仍存在一些制约资本项目开放的因素。而且,国际金融的无序运行也不能提供开放资本项目所需的稳定的国际金融环境,也直接制约了我国资本项目的开放进程。
 
  关键词:资本项目;开放;金融风险
 
  金融全球化的发展趋势、高昂的资本项目管制成本和不难看到的开放利益,使我国开放资本项目成为必然选择。但我国开放资本项目面临的环境有其特殊性,一是金融全球化进程的加快和世界经济金融无序运行并存的格局,使我国面临较大的开放风险;二是我国经济金融体制仍处于转轨时期,使我国抵制国外金融风险的侵入和保持金融稳定的整体能力低。这种特殊的经济环境对我国资本项目开放进程影响较大,使得我国开放资本项目的影响因素更加复杂。
 
  一、我国资本项目开放的有利因素
 
  1.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和市场经济体制的不断完善,为我国开放资本项目提供了稳定的宏观经济环境和社会经济制度保障。开放资本项目是一国经济对外开放的高层次的问题,大多是在其经济相当程度的对外开放并且到了不开放资本项目就影响到经济发展的时候,政府才考虑开放资本项目,并想通过资本项目的开放,实现本国经济金融在较高的层次与世界经济金融交往和融合,从中获取有利于本国经济发展的支持和帮助。在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过程中,我国对传统的计划经济体制进行了改革,从政府宏观经济发展的规划与设计到微观经济主体的经济活动与利益追求、从社会经济资源的配置到资源使用的成本与效益的考核、从投资决策权的行使到投资风险的责任认定等方面开始体现市场的意志和作用,逐渐建立起能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相适应并体现公平与效率的市场经济体制。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成为我国开放资本项目的必要准备和重要前提条件,是我国开放资本项目后能保持社会经济稳定的重要保障。
 
  .现代企业制度的建立,为资本项目的开放提供了稳定的微观经济基础。一国开放资本项目后,作为其微观经济活动主体的企业,要按国际惯例进入国际市场参与国际竞争,在国际市场的竞争中求生存和发展。所以,一国的微观经济主体能否适应资本项目开放后的国际市场,对其资本项目开放起决定作用。我国经过二十多年的改革,把建立现代企业制度作为企业改革的方向。在我国的企业群体中,中外合资企业从建立伊始就要求按市场规则来运作,作为国民经济新的增长点的大多数民营企业从建立伊始也不同于传统的国有企业,没有政府的保护,也同样是在市场经济中求生存和发展,这两类企业基本符合现代企业制度的要求。对于国有企业,经过市场经济磨炼,也开始逐渐建立起现代企业制度,在摆脱了政府的过多干预和保护后,市场的适应能力逐步增强,参与国际经济交往欲望和金融活动的风险意识提高了,这为资本项目的开放和开放后金融稳定提供了较为稳定的微观经济基础。
 
  3.初步形成的市场金融体制,为资本项目开放提供了金融制度保障。一国是否有坚实的金融基础和高效的金融制度,是能否驾驭开放资本项目后的本国金融和经济的关键。所以,开放资本项目的进程,还取决于我国金融体制改革和金融监管能力提高的实际进程。经过近二十年的金融体制改革,初步形成了与市场经济相适应的以中央银行为领导、以国有商业银行为主体、外资金融为补充的多种金融机构并存的现代金融体系;加强了中央银行货币政策的独立性和中央银行的金融宏观调控能力;作为我国金融活动主体的国有独资银行加快了其商业化的进程,其合法权益得到一定的保护,金融风险意识不断加强,业务活动不断向国际惯例靠拢;金融商品的种类不断增多,人民币汇率与利率形成的市场化进程加快;金融立法不断完善,金融市场的交易行为不断规范,这些都为开放资本项目后,提高我国金融业抗御金融风险的整体能力,保持我国金融体系和金融市场的稳定在金融制度上提供了一定的保障。
 
  4.连续的“双顺差”和充足的外汇储备是开放资本项目的重要物质基础。一国开放资本项目后,弱小的经济通过货币自由兑换把国内市场与国际市场相联结,风险是很大的。因此,一国的经济实力越强,抵御货币自由兑换所带来的风险能力就越大,而一国国际收支状况和外汇储备多少是一国经济金融实力的一个重要标志。由于宏观经济政策调控得力,使得我国从1994年开始连续出现经常项目和资本项目的“双顺差”,我国外汇储备己超过1500亿美元,这充分表明我国国内经济发展和对外经济交往的总体状况是好的,中国经济的实力是不断增强的,这就为开放资本项目后保持人民币汇率的稳定和金融市场的稳定增加了筹码。
 
  5.经常项目的开放为资本项目开放作了先期的准备。在一国经济对外开放的进程中,应遵循先经常项目后资本项目的原则。我国在初步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和市场金融体制后,于1996年12月1日开放了经常项目,实现了经常项目下人民币的自由兑换。从实践结果看,我国经常项目的收支一直保持顺差势头,人民币汇率稳中有升,宏观经济层面和微观经济活动并没有因为开放经常项目而发生大的波动,反而提高了开放经常项目后我国驾驭宏观经济金融的能力,增加了微观经济主体参与国际经济活动的主动性和防风险意识,这就为开放资本项目、实现人民币完全自由兑换进行了先期探索,积累了驾驭开放资本项目的经验。
 
  6.东南亚等发展中国家在开放资本项目中的经验教训对我国开放资本项目有重要的启示意义。可以减少我国在开放资本项目进程中的失误,防范和化解开放资本项目后的金融风险。
 
  二、我国资本项目开放的国内不利因素
 
  1.我国经济发展中的一些深层次的问题没有彻底解决,会破坏开放资本项目所需的宏观经济环境和微观经济基础。具体表现为忽高忽低的通胀率、过高的财政赤字、紧缩和膨胀交替出现的经济活动、经济结构不合理、经济发展不平衡、物价低水平运行、经济增长乏力,内需不足、经济发展中的高增长低质量等等。这种不稳定的宏观经济难以提供开放资本项目所需的宽松的宏观经济环境。作为市场经济主体的国有企业改革进展较慢,还没有真正建立起权、责、利相统一的现代企业制度,企业的负债率过高、经济效益不断下滑、资金利润率下降、企业自我发展的能力差,脆弱的微观经济基础,对我国开放资本项目产生较大的制约作用。
 
  2.我国金融体制改革不到位,现代市场金融
 
  体制还没有完全建立。金融体制运行中仍然存在一些问题。这表现在:一是金融体系运行中不确定因素较多,金融体系的脆弱性和不稳定性仍然存在;二是中央银行金融监管的效率低、成本高、监管手段和技术落后,难以完全适应开放资本项目后对金融监管的要求;三是国有独资银行并没有完全商业化,银行的资产质量差,银行的内外控机制不健全;四是金融资产实力不强、金融秩序混乱、金融交易中的违法违规行为较多等等,这些问题是多年累积的结果,还需通过经济和金融体制改革加以解决。
 
  3.现行的投资体制和地方部门的利益冲动,会加大开放资本项目后对资本流动的监管难度。我国还没有建立起与市场经济相适应的投资体制,各投资主体和地方政府为了实现政府给定的经济发展目标,在国内融资困难的情况下,各投资主体受到利益驱动就出现了向外无节制借资的冲动和行为,这从我国目前存在的大量隐性外债中可以清楚地看出这一点。由于开放资本项目后,国内金融市场与国际金融市场联系紧密了,资本流动更加自由、融资方式和渠道更加多样化,现行的没有约束的投资行为和向外无节制借资的冲动,不仅会迅速膨胀我国的外债规模,而且会招致大量的投机资本流入我国,扰乱我国的金融秩序,加大开放资本项目后金融监管的难度。
 
  4.人民币汇率政策和汇率形成机制难以适应资本项目开放的需要。我国实行的是以市场供求为基础的、单一的、有管理的汇率制度,由中央银行确定人民币的基准汇率,外汇交易的双方以此为依据,在规定的浮动幅度内自行挂牌交易,所以,人民币汇率还不是直接以市场供求来确定的市场汇率。人民币的这种汇率制度和汇率形成机制,实际上是变相的固定汇率制,其致命的缺点是汇率的形成和变动缺乏足够的弹性,难以反映两国经济发展的实际状况和市场上外汇供求关系。这种僵硬的汇率制度正好是国际投机资本冲击的对象,这在资本项目管制较严时,不会对人民币汇率和我国的金融市场形成冲击,一旦开放资本项目,金融市场上最后一道屏障拆除后,国际上的投机资本就会以各种合法的渠道流入我国,冲击人民币汇率和我国的金融市场,加大开放资本项目后的金融风险。
 
  5.我国利率水平和利率形成机制不适应开放资本项目的需要。我国改革开放以来,利率水平一直高于国际上的利率水平,这在吸引外资发展我国经济上起了积极的作用。我国虽从1996年始连续7次降息,但由于负通胀导致真实利率居高不下,企业的实际利息负担并没有减少,企业的经营更加困难,真实利率水平的高企,也引起国际资本的投机兴趣。再从我国利率的形成上看,基本上是官定利率,政府过多地考虑如何运用利率的变动去实现政府的经济目标,中央银行对利率的调控过于细化,甚至圈定市场上存贷款的具体利率,这样的利率形成机制所形成的利率水平,难以客观反映市场上资金的供求关系,也削弱了利率对经济发展的导向作用。这难以与开放资本项目后市场要求相适应,这也制约了我国资本项目开放的进程。
 
  6.东南亚金融危机使人们对开放资本项目产生惧怕心理。东南亚金融危机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东南亚一些国家在经济发展中盲目地开放资本项目,这本来给我国开放资本项目提供了宝贵的经验,但却给人们在心理上造成较大的压力,人们惧怕开放资本项目会给我国金融和经济带来巨大的冲击,怀疑乃至反对开放资本项目。三、我国资本项目开放的国际不利因素
 
  1.世界经济金融发展的不平衡,使发展中国家往往成为国际金融风险的主要受害国。经济发达的国家,其金融发展水平较高,金融监管能力强、金融体系稳定,抗御国际金融风险的能力强,国际金融风险对其经济金融的影响和破坏就小。而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基础薄弱,金融发展水平低、金融体系极具脆弱性,在国际经济金融交易中又多处于不利的地位。这种经济金融发展的不平衡,使经济发达的国家在与经济不发达国家的经济金融交易中,千方百计将其国内经济金融矛盾和风险转嫁给经济不发达国家,如果经济不发达国家开放资本项目后监管跟不上,那么,经济发达国家的这种矛盾和风险转嫁就变得更为容易。我国属于经济不发达国家,开放资本项目后,在与世界经济金融的交往中,很自然地就成为发达国家转嫁经济金融风险的对象,可能被迫成为国际金融风险的主要受害者,这就要求我国在开放资本项目的进程中采取谨慎的原则。
 
  2.现行国际货币体系的无序运行加大了我国开放资本项目的风险。现行国际货币体系是建立在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经济金融发展不平衡基础上的,是对经济金融大国自行其是的一种承认,它在推动国际金融合作、促进各国经济发展的同时,由于它过多地体现了发达国家经济金融意志和利益而忽视了发展中国家经济金融发展的需要,使得国际货币体系中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之间的利益冲突日益增加,现行国际货币体系实际上处于无序运行中。具体表现为市场汇率与盯住汇率并存的混合汇率体系难以维护市场的稳定;对大规模国际资本的无序流动所带来的投机性和破坏性难以控制;国际间缺乏有效的国际金融协调与合作机制;国际金融风险的预警和防范机制不健全等。因此,在这种无序的国际货币体系下,作为发展中国家的中国,即使宏观经济金融稳定、金融调控机制健全,也不能一次性完全开放资本项目,如何在新的国际金融秩序建立以前开放资本项目,成为我国开放经济条件下宏观调控的一门“艺术”。
 
  3.国际金融领域的金融霸权不利于我国资本项目的开放。当今世界经济金融利益不均衡的状况,实际上是国际经济社会中金融霸权的必然结果。金融霸权为少数金融大国所拥有,它们以自己的成熟和开放的市场经济为基础来制订国际金融的游戏规则,而施用的对象往往是市场不成熟且不完全开放的发展中国家,如由发达国家主导制订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金融救助规则是发展中国家难以接受的,它会造成受援国的高失业率和经济衰退,难以恢复市场信心。它们借对现行国际货币体系改革,不顾发展中国家的经济金融发展水平和利益,强制推行其经济金融发展模式,企图通过引诱或威迫发展中国家过度开放金融特别是资本项目,向发展中国家释放其金融风险和进行无节制的金融扩张,控制发展中国家的经济金融和政治倾向。这种金融霸权的存在,要求作为发展中国家的中国,要通过参与国际金融新秩序的建设,反对金融霸权维护自身利益,避免成为国际金融秩序重新安排的被动接受者和利益的牺牲者,也要在金融开放特别是资本项目的开放中保持应有的清醒和警觉,要设计好我国资本项目开放的进程,绝不能盲目。
 
  4.金融全球化的无序推进不利于我国资本项目的开放。金融全球化要求进行金融交易时,国家的概念退到次要的地位,各国互相开放金融领域,资本的国际流动也无重大障碍。我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金融改革和发展滞后,存在较为严重的金融抑制现象。逐步放松对金融的管制,迎接金融全球化的挑战,是我国经济金融发展的必然选择。但在金融全球化的进程中,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的效应是不对等的,鉴于现行国际货币体系下没有强有力的国际准则或监督机构对其进行规范和约束,在金融市场的迅速开放和国际资本的无节制流动中,会给我国经济金融带来许多不稳定因素,潜伏着金融风险。所以,为了我国经济金融的安全,也不宜在金融全球化无序状态中一次性开放资本项目。

上一篇:我国金融效率与经济增长关系的区域差异分析
下一篇:没有了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