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商务英语论文 >

商务英语专业话语结构性从句研究———商务英

发布时间:2020-08-07 15:1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提要:本文以自建大型商务英语语料库为观察库,以英语国家语料库(BNC)为参照库,利用多维分析标注器MAT
 
  1.3归纳观察库与参照库之间、观察库的教材子库和实践子库之间在6个维度及67个语言变量的特征。研究发现省略that的宾语从句、that从句作为动词补语、wh-词引导的关系从句(在从句中作宾语)和wh-词引导宾语从句等变量在实际使用中的区别最为显著。本文尝试从交际功能视角解释上述差异产生的原因,旨在从中观层面归纳商务英语专业话语的生成机制,为商务英语专业话语体系建构提供数据与学理上的支撑。
 
  关键词:结构性从句;商务话语;that从句;wh-从句;多维分析
 
  1引言
 
  叶斯柏森曾经指出,“只是在句法中,人们倾向于认为必定存在人类所有语言的共同点”(叶斯柏森2006:28)。对商务英语专业学生而言,应具备扎实的英语语言基础知识(严明2017:78)。词汇、句子和语篇是构成文本的3个基本层面。无论是在逻辑上还是在话语实践过程中,句子通常处于词汇与语篇层面之间。语篇维度内针对句子的分析,可以被视为中观层面的研究,对深入了解商务英语专业话语的建构机制具有重要的价值。
 
  本文利用基于Biber(1988)①理论框架的多维分析标注器MAT 1.3,以自建大型商务英语语料库为观察库,提取教材子库与实践子库之间在6个维度下的67个语言特征的频数标准分,随后进行独立样本t检验,分析观察库在这些变量上的区别与联系,从中观层面总结商务英语专业话语的语篇特征,为商务英语专业话语体系建构提供数据与学理上的支撑。本文重点考察观察库与参照库以及参照库内部两个子库之间中观层面的相关变量,集中分析双方在that从句、wh-从句使用上的区别与联系。
 
  2That从句
 
  That引导的从句是英语中广泛使用的一种句子类型。根据从句在主句中的不同语法功能,通常分为主语从句、表语从句、宾语从句、同位语从句和状语从句等类型。在多维分析(Multi-Dimensional Analysis,简称MDA)(Biber 1988)的全部变量中,主要包括that从句作动词补语、that从句作形容词补语、that引导关系从句(在从句中作主语或宾语)和省略that的宾语从句5个变量。基于Mann-Whitney U检验结果显示,观察库与参照库在上述5个变量上存在较大差异,具体结果见表1。
  表1统计结果表明,除that引导关系从句(在从句中作宾语)这一变量外,观察库与参照库在其它4个变量上均存在显著差异。
 
  上述5个变量分别描述that引导的从句作补语、定语和宾语的句法功能。就补语功能而言,尽管观察库与参照库在两个变量上存在统计学意义上的显著差异,但就具体变量而言,它们彼此之间依然存在较大的现实差异。根据笔者的计算,that从句作为形容词补语这一变量在观察库与参照库之间进行的Mann-Whitney U检验的效应量②为
 
  0.27,十分接近Cohen(1988)归纳的中等效应量,而that从句作为动词补语这一变量检验结果的效应量仅为0.079,属于低效应量。结合平均值与显著性P值的统计结果,商务英语话语使用作为形容词补语的that从句的广泛性,明显高于在一般目的英语中的情况,而双方在使用作为动词补语的that从句上的实际差别则不大。就定语功能而言,观察库与参照库在that引导关系从句(在从句中作宾语)的变量上不存在显著区别,但是在that引导关系从句(在从句中作主语)这一变量上的差异却十分明显。定语从句中的关系代词that在从句中作主语时,大多用于对先行词的直接描述,符合读者阅读语句时的线性理解顺序。而它在从句中作宾语时,从句中的实义动词可能为不及物动词或具有不及物动词义项的动词,须要读者以改变理解的线性顺序的方式去验证,在心理加工过程中付出较多的时间,不利于读者快速理解句子含义。这种差异在一定程度上是商务英语语言简洁易于理解的体现。就宾语功能而言,显著性P值与检验结果效应量方面的统计结果显示,观察库与参照库在省略that的宾语从句的使用方面存在显著差异,表明商务英语话语中较少出现该句式。现代英语语法规定,宾语从句中的that可以省略,但是在某些情况下却不能省略。因此,带有显性标记的that宾语从句更容易理解,更符合商务英语简洁清晰的语言特点。
 
  为进一步观察商务英语的语篇特征,笔者在观察库内部两个子库之间继续对上述5个变量做差异性检验,具体结果见表2。
  表2的统计结果显示,全部5个变量在教材库与实践库中的分布存在统计学意义上的显著差异,基于统计结果的效应量分别为0.518、0.394、0.370、0.325和0.321。根据Cohen(1988)的研究结果,这5个变量属于大中效应量,说明它们在实际使用中的差异十分明显。商务英语较多使用作为动词补语的that从句和that引导关系从句(在从句中作主语),较少使用作为形容词补语的that从句、that引导关系从句(在从句中作宾语)及省略that的宾语从句。严明和刘辉(2019)基于Coh-Metrix
 
  3.0的统计结果显示,教科书、年度报告及商务计划的句法简洁性百分比平均值分别为36.74、43.10与50.22,表明学术环境中使用的商务英语教材的句法复杂程度要高于商务实践环境中使用的年度报告与商务计划。这与本文的统计结果一致。作动词补语的that从句和that引导关系从句(在从句中作主语)相对于其它3个变量语法结构更为简单。基于教材库与实践库的对比结果恰好体现出商务英语简洁性的特点。
 
  3Wh-从句
 
  Wh-从句指who,whose,whom,when,where,what,which,why及whether引导的宾语从句、关系从句或非限定性定语从句,广泛分布在各种英语体裁中。在MDA的全部变量中主要包括wh-词引导的宾语从句、关系从句(在从句中作主语)、关系从句(在从句中作宾语)及非限定性定语从句4个变量。基于Mann-Whitney U检验结果显示,观察库与参照库在上述4个变量上存在显著差异,具体结果见表3。
  表3显示,上述4个变量在观察库与参照库之间的分布存在显著差异。其中,wh-词引导的关系从句(在从句中作宾语)的差异最大,非限定性定语从句的差异最小。笔者基于表3的计算结果表明,上述4个变量的效应量分别为0.243、0.352、0.393和0.165。根据Cohen(1988)的研究结果,属于中等及中等偏低程度的效应量。
 
  上述检验与统计结果表明,在实际应用环境下,商务英语中4种类型wh-从句的使用频率明显低于在一般目的英语中的使用频率。就宾语从句而言,英语宾语从句的引导词通常包括that,whether,连接代词、连接副词和具有关系代词功能的what.就具体类型而言,除that外,几乎均为wh-词引导。尽管宾语从句必须是陈述语序,这符合读者理解句子的基本习惯,但是连接词在从句中担任的成分不同,如主语、宾语、状语、表语和补语等,这在很大程度上增加读者理解句子的难度。因此,减少使用wh-词引导的宾语从句有助于读者快速理解句子,符合商务英语简洁明确的基本特征。此外,表1的统计结果也显示,观察库中使用省略that的宾语从句明显高于参照库。这表明在须要使用宾语从句时,商务英语首选的形式是that引导的宾语从句,而不是wh-词引导的宾语从句。就定语从句而言,引导从句的关系词分为关系代词与关系副词,除that外均为wh-词。而关系代词that既可以修饰人也可以修饰物,在从句中既可以作主语也可以作宾语,同which,who和whom等关系代词在功能上具有较大的重叠性。表1的统计结果显示,观察库中that引导关系从句(在从句中作主语或宾语)明显高于参照库。关系代词that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代替与其具有相同或相近语法功能的其它关系代词,可以减轻语言使用者在表达与理解上的心理负担。笔者认为,产生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是语言中的经济机制。此外,非限定性定语从句表示对主句的补充或附加说明,减少使用此类句式可以增强语篇的简洁性,商务语篇句际之间及语篇衔接上倾向于使用较为简单的建构策略(刘辉2018:72)。因此,商务英语中较少使用此种类型的定语从句和语篇建构的目的具有一定关系。
 
  上述4个变量在教材库与实践库之间的差异性检验,能够有助于我们进一步了解商务英语的语篇特征,具体结果见表4。
  结果显示,4个变量在教材库与实践库的分布同样存在显著差异,其中wh-词引导宾语从句这一变量的差异最大,wh-词引导关系从句(在从句中作主语)这一变量的差异最小,它们的Mann-Whitney U检验Z值分别为为-22.276与-6.303,基于上表统计结果的效应量分别为0.671、0.190、0.285和0.470。根据Cohen(1988)的研究结果,wh-词引导宾语从句与非限定性定语从句两个变量的统计结果属于大效应量,表明它们在教材库中使用频率明显高于实践库。商务实践环节中的典型体裁,如营销计划、商务报告与商务计划的受众的商务背景知识相对丰富,即使面对语法结构相对复杂的语句时依然能够准确理解语句的含义。而教科书的受众大多为学习者,商务背景知识相对贫乏,语言能力也相对欠缺。教材编撰人员必须充分考虑这一事实,进而选取句式相对简单的从句结构。因此,广泛使用wh-词引导的宾语从句和非限定性定语从句,是帮助学习者准确理解并掌握专业知识的一种手段。
 
  4结束语
 
  本文从中观层面描写并分析结构性从句在不同语料库中的分布规律,发现that从句及wh-从句在观察库与参照库以及教材子库与实践子库中的分布差异十分显著。其中,省略that的宾语从句、that从句作为动词补语、wh-词引导的关系从句(在从句中作宾语)和wh-词引导宾语从句等变量在实际使用中的区别最为显著。产生上述现象的主要原因在于,商务话语共同体内交际目的、交际对象及交际情境3者之间的相互作用要求交际者须选择不同的结构性从句,以便建构不同类型的专业话语,从而确保商务英语专业话语共同体的协调与发展。
 
  注释
 
  ①Biber的多维分析框架自1988年提出以来被众多学者翻译成汉语。为统一行文,笔者采用许家金(2019)的译文。
 
  ②Mann-Whitney U检验结果效应量的计算方法为Z值的绝对值除以样本量的算数平方根。
 
  参考文献
 
  刘辉.学术期刊方法部分的指称性衔接分析[J].外语学刊,2018(5).‖Liu,H.A Study on the Method Section ofResearch Articles from the Perspective ofRef-erential Cohesion[J].Foreign LanguageResearch,2018(5).
 
  许家金.语料库与话语研究[M].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19.‖Xu,J.-J.Corpora and Discourse Studies[M].Beijing:Foreign Language Teaching andResearch Press,2019.
 
  严明刘辉.基于语料库的商务计划话语研究[A].第十三届中国国际商务英语研讨会论文集[C].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19.‖Yan,M.,Liu,H.Corpus-based Discourse Analysis of Business Plans[A].The Thirteenth National Symposium on International Bu-siness English[C].Beijing:Foreign Language Teaching andResearch Press,2019.
 
  严明周文萱吕晓轩.《全国商务英语专业八级考试大纲(试行)》测试构念与试卷设计[J].外语学刊,2017(6).‖Yan,M.,Zhou,W.-X.,Lv,X.-X.The Construct Validation and Specifications of the National Test for Business English Majors-Band 8[J].Foreign LanguageResearch,2017(6).
 
  叶斯柏森.叶斯柏森语言学选集[M].长沙:湖南教育出版社,2006.‖Jespersen,O.SelectedReadings in Lin-guistics from Otto Jespersen[M].Changsha:Hunan Education Press,2006.
 
  Biber,D.Variation across Speech and Writing[M].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88.
 
  Cohen,J.Statistical Power Analysis for the Behavioral Sciences[M].Hillsdale:Lawrence Erlbaum Associates,1988.

上一篇:CIPP评价模式下本科商务英语专业实践教学评价指
下一篇:任务型语言教学模式在商务英语翻译教学中的实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
广告位
在线客服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