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医学论文 > 急诊论文 >

急诊绿色通道对急性缺血性脑卒中静脉溶栓治疗

发布时间:2020-06-01 11:42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摘要:目的:观察急诊绿色通道对急性缺血性脑卒中的静脉溶栓治疗效果的影响。方法:本研究共纳入170例急性缺血性脑卒中且接受静脉溶栓治疗的患者为研究对象。2016年8月~2017年7月我院急诊绿色通道设立前的37例为对照组;2017年8月~2018年7月于我院急诊绿色通道设立后的133例为观察组。对照组按常规就诊流程,观察组按绿色通道流程。比较两组患者从急诊就诊到静脉溶栓时间(DNT)、住院时间、静脉溶栓后7d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卒中量表(NIHSS)评分,改良RANKIN量表(mRS)评分以及并发症发生情况。结果:与对照组相比,观察组的DNT时间、住院时间明显缩短,静脉溶栓后7dNIHSS评分和mRS评分明显降低(均P<0.05),但并发症发生率较对照组无明显差异(P>0.05)。结论:急诊绿色通路应用于静脉溶栓治疗急性缺血性脑卒中临床效果确切,有助于改患者预后,提高患者的生存质量。
 
  关键词:急诊绿色通道;急性缺血性脑卒中;静脉溶栓
 
  脑卒中是指因脑血管出血或缺血导致的血液循环障碍,可导致局限性脑组织坏死,具有发病率高、死亡率高和致残率高的特点。其中缺血性卒中的发病率高于出血性卒中,占脑卒中总数的60%~70%,是中国成年人致死致残的主要原因[1]。静脉溶栓是目前治疗缺血性脑卒中最有效的方法,通过及时地恢复大脑供血,从而有效地减少脑细胞的缺血坏死[2]。但目前国内缺血性脑卒中患者接受静脉溶栓和血管内治疗的比例仍较低[3]。由于就诊流程繁琐,使时间延误是导致静脉溶栓机会丧失的主要原因之一[4]。因此,为急性缺血性脑卒中患者设立急诊绿色通道可使患者尽早接受最有效的治疗,以减轻神经功能缺损。本研究旨在观察我院急诊绿色通道设立前后,急性缺血性脑卒中静脉溶栓的治疗效果,从而评价急诊绿色通道对急性缺血性脑卒中静脉溶栓治疗效果的影响。
 
  1对象与方法
 
  1.1对象
 
  选取2016年8月~2017年7月我院急诊绿色通道设立前,接受急性缺血性脑卒中静脉溶栓治疗患者37例为对照组;选取2017年8月~2018年7月我院急诊绿色通道设立后,接受急性缺血性脑卒中静脉溶栓治疗患者133例为观察组。对照组和观察组患者均符合急性缺血性脑卒中静脉溶栓标准,且无静脉溶栓禁忌症[2]。
 
  纳入标准:①有缺血性脑卒中导致的神经功能缺损症状;②症状出现<4.5h;③年龄≥18岁;④患者或家属签署知情同意书。
 
  排除标准:①既往颅内出血史及颅内出血(包括脑实质出血、脑室出血、蛛网膜下腔出血、硬膜下/外血肿等);②近3月有重大颅外伤或卒中史;③颅内肿瘤、巨大颅内动脉瘤;④近3月有颅内或椎管手术或大型外科手术史;⑤近3周内有胃肠或泌尿系统出血或活动性内脏出血;⑥主动脉弓夹层者;⑦近1周内有在不易压迫止血部位的动脉穿刺;⑧48h内接受过低分子肝素治疗或急性出血倾向,包括血小板计数低于100×109/L或其他情况;⑨凝血功能异常者;⑩血糖<2.8mmol/L或>22.22mmol/L。
 
  1.2诊治流程
 
  1.2.1对照组诊治流程
 
  按常规就诊流程,患者急诊挂号等候就诊,经急诊科医生评估后,开立头部CT,血常规、凝血功能、血生化等医嘱;患者家属缴费后,行头部CT,抽血化验;头部CT判断无脑出血后,送至神经内科病区;对符合静脉溶栓条件者签署知情同意书后进行静脉溶栓。
 
  1.2.2观察组诊治流程
 
  按绿色通道流程,患者急诊就诊,分诊台分诊护士对疑似脑卒中患者,立即呼叫卒中医师,卒中医师查看患者,评估患者病情,卒中护士立即抽血,建立静脉通路,对疑似脑卒中患者,卒中医师开立急诊绿色通道的头部CT、血常规、凝血功能、血生化等医嘱,并将患者送至CT室行头部CT,CT排除脑出血后,对符合静脉溶栓的患者签署知情同意书后立即行静脉溶栓。
 
  1.3静脉溶栓方法
 
  两组患者均使用阿替普酶,商品名为艾通立,生产厂家为爱德药业(北京)有限公司,批准文号为注册证号S20020034,规格为50mg/支或20mg/支。通过静脉注射,剂量为0.9mg/kg,最高剂量应不可超过90mg,先以总剂量的10%进行外周静脉1min团注,随后将余下90%通过输液泵1h持续静脉泵入。溶栓后24h复查头颅CT,确定无颅内出血后给予口服拜阿司匹林100mg/d或波立维75mg/d。
 
  1.4观察指标和疗效判定标准
 
  急诊就诊到静脉溶栓时间(door-to-needletime,DNT)、住院时间、静脉溶栓后7d按照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卒中量表(NationalInstituteofHealthstrokescale,NIHSS)和改良Rankin量表(modifiedRankinscale,mRS)对患者进行评分,记录两组患者脑出血、消化道出血等主要并发症的发生情况。
 
  1.5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13.0对所收集的数据进行分析处理。
 
  计量资料以x±s表示,两组间比较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率(%)表示,两组间比较采用χ2检验。
 
  P<0.05表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2.1两组患者基线资料比较
 
  观察组患者共133例,对照组患者共37例。两组患者在性别、年龄、体重、吸烟、高血压、糖尿病、冠组患者在性别、年龄、体重、吸烟、高血压、糖尿病、冠心病、卒中病史、疾病严重程度(NIHSS评分、mRS评分)等方面比较均无明显差异,具有可比性(均P>0.05),详见表1。
  2.2两组患者DNT、平均住院时间比较
 
  对照组DNT为69.71±7.44min,平均住院时间为15.22±6.74d。在急诊绿色通道建立后,观察组DNT为37.83士5.75min,平均住院时间为10.09士4.22d。与对照组比较,观察组DNT和平均住院时间均明显缩短,差异均具有统计学意义(均P<0.05),见表2。
  2.3两组患者静脉溶栓疗效比较
 
  静脉溶栓7d后,对照组患者的NIHSS评分为4.78±2.69,mRS评分为2.58±1.47;观察组静脉溶栓7d后,NIHSS评分为2.41±1.55,mRS评分为1.90±0.88,见表3。与对照组相比,观察组患者的NIHSS和mRS评分均明显降低,差异均具有统计学意义(均P<0.05)。此结果表明,与常规就诊流程相比,急诊绿色通道的应用显著改善了急性缺血性脑卒中的静脉溶栓治疗效果。
  2.4两组患者静脉溶栓并发症的发生情况比较
 
  观察组脑出血和消化道出血的发生率分别为4.51%和3.01%,与对照组比较均无明显差异(均P>0.05),见表4。
  3讨论
 
  血运重建是治疗急性缺血性脑卒中的关键。通过及时地开通阻塞血管,恢复大脑血供,有效地减少脑组织的缺血坏死。阿替普酶是特异性纤维蛋白溶解剂,可促使纤溶酶原转化为纤溶酶,有效地促使阻塞血管再通,恢复血流灌注[5]。欧洲协作组急性脑卒中研究III结果显示[6],在缺血性脑卒中发病后3~4.5h内静脉推注阿替普酶可有效改善患者预后,并显著降低患者治疗后90d的NIHSS评分和mRS评分。急性缺血性脑卒中静脉溶栓具有严格的时间窗限制,目前国际上公认的静脉溶栓时间窗为发病后3~4.5h,由于就诊流程繁琐等导致院内时间延误,是丧失静脉溶栓机会的主要原因之一[4]。中国国家卒中登记II期临床统计结果显示[7],2012~2013年,我国219家医院共19604例急性缺血性脑卒中患者发病至就诊的中位时间为22h,远超出静脉溶栓时间窗,这是导致静脉溶栓治疗率低和患者预后不佳的关键原因。而研究发现,通过建立脑卒中绿色通道可显著缩短发病至就诊时间,使溶栓时间窗内的治疗率显著提高[8]。因此,《中国急性缺血性脑卒中诊治指南2018》[9]推荐医院开通脑卒中绿色通道,加强与急救转运系统联系,以建立有效的转运机制,可有效减少缺血性脑卒中患者的院内延误(I级推荐,C级证据)。
 
  通过设立脑卒中绿色通道,打造专业的脑卒中急救团队,加强各科室之间的协调救治,使脑卒中患者入院后第一时间得到专业的救治,同时减少因挂号、排队、缴费等导致的时间延误。本研究结果显示,与对照组相比,观察组的DNT和平均住院时间明显缩短,观察组患者的NIHSS评分和mRS评分明显降低,预后优于对照组。另外,本研究发现两组患者静脉溶栓并发症发生情况无明显差异。以上结果表明,与常规就诊流程相比,急诊绿色通道可以减少急性缺血性脑卒中患者的院内延误,促使更多患者得到及时有效的救治,有助于改善患者预后。然而,本研究仅比较了两组患者在住院7d内的相关结果,急诊绿色通道对急性缺血性脑卒患者接受静脉溶栓的长期治疗效果仍需进一步观察。综上所述,急诊绿色通路的建立可以显著缩短急性缺血性脑卒患者的DNT和平均住院时间,并改善患者预后,有助于提高患者的生存质量。随着急救救治体系的逐步完善、脑卒中急救效率的提高以及院前急救时间的显著缩短,脑卒中治疗的发展有了极大的进步。但对于缺血性脑卒中患者如何快速识别、选择溶栓治疗和血管内取栓治疗,以及如何有效地评估和改善患者侧枝循环、神经保护以及患者脑卒中后的情感障碍,仍是卒中中心需要深入研究的方向。
 
  参考文献:
 
  [1]中国老年医学学会急诊医学分会,中华医学会急诊医学分会卒中学组,中国卒中学会急救医学分会.急性缺血性脑卒中急诊急救中国专家共识2018[J].中国卒中杂志,2018,13(9):956-967.
 
  [2]中国卒中学会科学声明专家组.急性缺血性卒中静脉溶栓中国卒中学会科学声明[J].中国卒中杂志,2017,12(3):267-284.
 
  [3]LiuL,WangD,WongKS,etal.StrokeandstrokecareinChina:hugeburden,significantworkload,andanationalpriority[J].Stroke,2011,42(12):3651-3654.
 
  [4]FladtJ,MeierN,ThilemannS,etal.Reasonsforpre-hospitaldelayinacuteischemicstroke[J].JAmHeartAssoc,2019,8(20):e013101.
 
  [5]HackeW,DonnanG,FieschiC,etal.Associationofoutcomewithearlystroketreatment:pooledanalysisofatlantis,ecass,andnindsrt-PAstroketrials[J].Lan-cet,2004,363(9411):768-774.
 
  [6]HackeW,KasteM,BluhmkiE,etal.Thrombolysiswithalteplase3to4.5hoursafteracuteischemicstroke[J].NEnglJMed,2008,359(13):1317-1329.
 
  [7]LiZ,WangC,ZhaoX,etal.Chinanationalstrokereg-istries.substantialprogressyetsignificantopportunityforimprovementinstrokecareinchina[J].Stroke,2016,47(11):2843-2849.
 
  [8]EkundayoOJ,SaverJL,FonarowGC,etal.Patternsofemergencymedicalservicesuseanditsassociationwithtimelystroketreatment:findingsfromgetwithTheguidelines-stroke[J].CircCardiovascQualOut-comes,2013,6(3):262-269.
 
  [9]中华医学会神经病学分会,中华医学会神经病学分会脑血管病学组.中国急性缺血性脑卒中诊治指南2018[J].中华神经科杂志,2018,9(51):666-682.

上一篇:基于急诊预检系统生命体征数据接入的实践
下一篇:风险管理在骨科急诊严重创伤患者院内安全转运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