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医学论文 > 药学论文 >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下的医院药事管理

发布时间:2020-04-01 17:49   来源:    作者:

摘要目的:梳理总结当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COVID-19)防控下医院药事管理和药学服务实践,为疫情特殊时期的医院药学工作提供参考。方法:根据疫情防控政策和要求,结合查阅文献,阐述COVID-19疫情防控时期医院药事管理和药学服务的具体实践和探索。结果:COVID-19疫情进入防控的关键时期,医院药学相关工作人员要根据不同岗位工作特点,加强工作防护;从药品供应保障、特殊药品管理、临床试验用药管理、捐赠药品管理、超说明书用药管理等方面加强药事管理工作;积极参与COVID-19诊治医疗活动,重点做好处方审核、药物疗效及不良反应监测工作,参与MDT讨论,提供用药咨询,开展对COVID-19治疗用药的科普宣传。结论:面对COVID-19突发疫情事件,及时调整医院药学工作应对策略,对保障疫情防控期间安全合理用药具有重要意义。
 
  关键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医院药事管理;药学服务
 
  2019年12月以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COVID-19)在中国武汉暴发,国家卫健委及国际相关组织高度关注疫情防控进展[1-3]。当前,COVID-19疫情也已列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疫情防治的形势仍然十分严峻。我院作为浙江省省级COVID-19诊治定点单位,主要集中收治重型及危重型COVID-19患者。截止目前,我院做到患者零死亡、零漏诊、医护零感染,并总结发布COVID-19诊疗浙江经验,供同行参考和借鉴[4]。药物治疗是COVID-19救治的主要手段,能否及时地加强药事管理、保障药品供应和提供药学服务,是控制疫情的关键因素之一。因此,探索COVID-19疫情防控下的医院药事管理和药学服务具有重要意义[5-7]。本文梳理总结COVID-19疫情防控期间药事管理策略与药学服务探索,以期为医院面对类似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时提供参考。
 
  1药学相关工作人员的防护
 
  根据国卫办《医疗机构内新型冠状病毒感染预防与控制技术指南(第一版)》等相关文件[8-9],结合当前发展形势与浙江省疑似病例特点,除按国家要求做好医务人员个人防护措施外,所有参加一线工作有可能暴露的药学相关工作人员,都要经过个人防护培训,戴医用外科口罩,配置消毒手巾等防护用品;发热门诊和隔离病房工作人员在日常诊疗活动和查房时,穿工作服、一次性隔离衣、戴工作帽、医用防护口罩和护目镜;戴口罩前和摘口罩后应当进行洗手或手卫生消毒,严格按照规定要求,正确穿脱防护用品。
  此外,为了加强院内药品运送感控管理,隔离病区药品运送应由药学、院感和医务部门共同确认送药路线,由专人送至指定的病房药品接受点,并按上述防护要求,做好送药人员的个人防护工作;为了尽可能降低感染风险,发热门诊及收治COVID-19患者的病房,一律不退药。
 
  2COVID-19疫情防控下的医院药事管理
 
  2.1疫情期间的药品供应管理
 
  在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时,保障应急治疗期间药品供应对提高医疗救治能力和支持疫情防控具有重要意义。我省新一轮综合医院等级评审标准中明确要求,医院建立完善的突发事件药事管理应急预案,有医疗救治药品目录对突发事件善后工作及应急能力有明确规定,应急药品储备数量和质量能够满足救治需求。
 
  2020年1月23日,浙江省启动重大公共突发卫生事件一级响应,我省医院药事管理质控中心及时征求汇总相关专家意见,第一时间在线发布我省《关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相关药事工作建议》[11-12]。为保障疫情期间的用药需求,要求各相关医疗机构要按照“临床急需即引进”的原则,根据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最新版诊疗方案,尽快引进和配备防治COVID-19的相关药品,确保临床药品的供应。COVID-19诊疗中主要涉及的药物包括抗病毒药物、糖皮质激素、人免疫球蛋白、肠道微生态制剂等,结合浙大一院集中收治与抢救重症、危重症COVID-19患者的用药特点,我们汇总COVID-19主要治疗药品清单供参考。
  2.2加强互联网就医,实行长处方模式
 
  在疫情防控形势下,为减少交叉感染,方便发热患者就医,发挥远程医疗作用,自1月26日起,我院紧急开通互联网医院发热咨询门诊,提供24h免费在线咨询服务。有需求的患者可第一时间在家通过“互联网医院”模式了解、确认相关病情。同时扩大网络就医用药目录覆盖范围,加强线上配送能力,以满足更多患者远程配药的需求。此外,根据疫情防控要求,医院启动疫情期间门诊流量控制的应急预案,合理限制日常门诊流量,防范发生院内交叉感染,确保疫情期间医疗服务平稳有序开展。
 
  推广实行长处方模式。非常时期,为减少门诊患者流动,经与浙江省医疗保障局请示沟通后,1月29日开始我省全面推广实行常见慢病长处方配药模式,允许各医疗机构针对病人实际情况,增加单次处方用药量,减少病人到医疗机构配药次数[11,12]。
 
  2.3麻醉药品等特殊药品管理
 
  在COVID-19患者尤其是重症、危重症COVID-19患者的治疗中,因重症监护病人气管插管及机械通气时镇静及镇痛需要,吗啡、瑞芬太尼、丙泊酚、咪达唑仑等需要特殊管理的药品用量较大,这些药物的处方开具、使用、保存需要加强管理,保证应急医疗需要,同时防止流弊风险。
 
  隔离病区根据需要可酌情增大特殊药品备用数量。隔离病区开具的麻醉药品处方,经医师签字后拍照,可通过“钉钉”等新型办公方式发送至药房,由药房打印、发放并签字留存;或由系统后台打印,等疫情结束由开方医生签名后归档保存。隔离病区使用的麻醉药品注射液空安瓿由隔离病区护士双人核对后,按COVID-19疫情期间医疗机构医疗废物管理工作的要求[14],严格执行销毁并专册登记;手术室按基数管理使用麻醉药品,注射液空安瓿由麻醉医生或护士双人核对后按规范执行处置。
 
  2.4临床试验用药品管理与使用
 
  目前在尚无特效救治药物的情况下,国家鼓励积极开展相关临床试验,为寻求药物治疗方案并战胜疾病提供了更多可能[15]。针对COVID-19相关临床试验,试验涉及药品由主要研究者负责基于医学伦理原则使用,药学部门配合研究者管理临床试验用药品。试验用药品的剂量与用法应遵照试验方案,使用过程中应记录包括数量、装运、递送、接受、分配、应用后剩余药物回收与销毁等方面的信息[13]。响应国家要求,在疫情爆发伊始,我院发起了多项临床试验和基础研究,目前已开展法匹拉韦、巴洛沙韦酯、ASC09F片等抗病毒药物临床试验,并且取得了不错的临床治疗效果。
 
  2.5捐赠药品管理与使用
 
  疫情爆发以来,我院陆续接受洛匹那韦/利托那韦、胸腺法新、磷酸氯喹等捐赠药品。捐赠药品系指由相关供应商、生产厂家和其他组织自愿无偿向医疗机构提供的用于COVID-19预防、治疗与保健等相关药品。医疗机构应制订适用于COVID-19疫情防控期间接收社会捐赠药品及相关物资管理的专门政策文件。捐赠药品应为医疗机构诊疗、疫情防控需要的药品,应符合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和卫生行政等政府部门的规定,为合格的上市药品,其有效期应当在可执行的合理期限之内,并通过医疗机构指定管理部门审批备案和资质审查[16]。
 
  药品捐赠方需提供药品生产企业的营业执照、药品生产许可证、药品注册批件、赠送批次的药品检验报告等必备材料。药学部门负责捐赠药品及消毒剂的验收、发放、出入库登记工作。用于临床治疗的药品按医院免费药品管理规定,免费供给病人使用。药品信息录入HIS系统,实行信息化管理。用于医务人员防控的捐赠药品,需建立账册,做好领用记录。所有捐赠药品使用随时接受医疗机构指定管理部门的监督与审计。未经医院管理部门审批备案,任何临床科室及个人不得私自接受、使用赠药。
 
  2.3超说明书用药管理
 
  目前COVID-19的治疗方案中[17],洛匹那韦/利托那韦、利巴韦林、阿比多尔等多种抗病毒药物均属超说明书用药,应充分权衡患者获得的利益和可能带来的风险,利用现有的循证医学证据和使用经验,酌情谨慎使用。在COVID-19的治疗中,往往需要联合使用多种抗病毒药物,并开展中西医结合治疗的模式。联合用药必须根据患者个体化谨慎使用,并密切关注用药后可能出现的不良反应,如肝胆系统、神经系统、消化系统、血液系统不良反应叠加以及各药物之间的相互作用。COVID-19治疗用药应严格按本医疗机构规定及时做好超说明书用药管理工作,同时积极探索临床中合理的超说明书用药方案。
 
  3COVID-19诊治中的药学服务
 
  在疫情特殊应急情况下,临床合理用药问题更应值得关注,在此期间临床药师应及时调整工作模式和方法,在疫情期间常规药学服务如果不能正常进行,可采取网络、电话、视频等形式线上进行。应加强针对疫情的药品用药信息收集和证据检索,注重药物不良反应监测,避免药物相互作用,科学指导,促进合理用药。
 
  3.1加强处方审核和药学监护
 
  疫情期间加强医嘱用药的合理性审核,尤其关注用法用量,提高单次剂量、日剂量、浓度等的自定义警示级别,严格按照既定诊疗方案进行用药审核,问题医嘱实时拦截,并主动与临床沟通,做好详细记录。临床药师应积极参与到COVID-19患者的药物治疗。自收治第一例COVID-19病人以来,我院两位资深的抗感染及ICU专业临床药师每天参加早晚两次的COVID-19患者MDT,讨论治疗方案,开展患者用药疗效观察、安全性监测,关注可能出现的药物相互作用、不良反应和重复用药等风险,及时提供药物治疗方案调整建议。在COVID-19患者的用药监护中,尤其需注意儿童、孕妇、老年患者、机械通气患者、肝肾功能不全患者、接受体外膜肺氧合或肾脏替代治疗患者等特殊人群,由于其生理特性及合并用药等情况会改变药物的药代动力学从而影响疗效,因此临床治疗时必须结合患者的特殊生理特点进行个体化的用药治疗[18]。此外,COVID-19合并基础疾病患者易重症化,在抗病毒治疗过程中,存在加重原有疾病及出现药物不良反应等风险,因此需结合各类基础疾病特点提供个体化的药学监护[19-20]。
 
  3.2关注药物不良反应
 
  COVID-19患者除了会发生典型的呼吸系统症状外,还普遍存在不同程度的肝功能异常或者肝脏损伤现象,更有甚者会引发多脏器衰竭[21]。最新发布的COVID-19诊疗方案中,将α-干扰素雾化吸入、洛匹那韦/利托那韦,利巴韦林、磷酸氯喹、阿比多尔等抗病毒治疗纳入一般治疗方案。在这些药物中,α-干扰素禁用于未控制的自身免疫性疾病、严重肝功能障碍或失代偿性肝硬化患者;利巴韦林长期使用会造成肝功能异常、血清胆红素升高等;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等会导致上呼吸道感染、腹泻、恶心、贫血、中性粒细胞减少、血脂异常、肝酶升高、肌痛等常见不良反应。所以肝细胞膜修复保护剂、解毒类、抗氧化类、利胆类等保肝药物在COVID-19治疗中应用非常广泛。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北京市某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处方点评结果分析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