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医学论文 > 中医学论文 >

卵巢早衰中医治疗特色

发布时间:2020-04-15 15:03   来源:    作者:


摘要 :卵巢早衰(premature ovarian failure,POF)是指女性在月事正常来潮或青春期推迟,第二性征发育正常的情况下,因为某种因素于40 岁之前造成卵巢提前衰竭,功能下降,出现连续性闭经(≥ 6 个月)及性器官萎缩,并伴随FSH、LH 水平升高,E2 水平降低的一种综合征。古代医书中并无直接写到过卵巢早衰的病名,但根据其症状和体征特点,它隶属于中医的“闭经”“不孕”“年未老经水断”等范畴。众所周知,西医治疗卵巢早衰最常见的方法依旧是激素替代疗法,但随着患者对激素并发症和不良反应的逐渐排斥,人们越来越倾向于寻求中医的帮助。近年来, 中医对此病也渐渐形成了自己的认识和治疗规律。文章查阅了近几年关于卵巢早衰的文献,对卵巢早衰的中医特 色治疗做一综述。
关键词 :卵巢早衰 ;病因病机 ;中医特色治疗
       卵巢早衰(premature ovarian failure,POF)是指女性在月事正常来潮或青春期推迟,第二性征发育正常的情况下,因为某种因素于40 岁之前造成卵巢提前衰竭,功能下降,出现连续性闭经(≥ 6 个月)及性器官萎缩,并伴随FSH、LH 水平升高,E2水平降低的一种综合征[1]。临床上,患者常因月经 量减少、闭经等月经不调或不孕或失眠、烘热汗出等更年期症状来门诊就诊。现对于POF,大家比较认可的诊断标准是 :排除先天性生殖器官发育异常或后天器质性疾病损伤的闭经因素,确诊为继 发性卵巢性闭经的患者在40 岁以前出现≥ 4 个月的经停不潮,且间隔1 月以上检查的血FSH至少2 次>40 U/L,同时还伴见烘汗、脱发、惊悸怔忡、阴道干涩等经断前后诸证[2]。近些年,运用中医特色疗法治疗POF,愈来愈受到患者的青睐,其方法多种、简单有效,现将近年来中医治疗POF 的特色形式综述如下。
1卵巢早衰的中医病因病机
       古代医书中并无直接写到过卵巢早衰的病名, 但根据其症状和体征特点,它隶属于中医的“闭经” “不孕”“年未老经水断”等范畴。其中医病因病机阐述如下。
1.1肾虚是根本
     目前,绝大部分医者认为在POF 的病因中,肾虚首当其冲。肾被称作先天之本,肾之精气的盛衰在经水的初次来潮和断绝过程中一直占着主导地位。中医妇科学认为,月经的产生机制即肾气盛- 天癸至- 任通冲盛- 血溢胞宫,月事来潮。正如《素问·上古天真论篇》曰 :“女子二七而天癸至,任脉通,太冲脉盛……七七任脉虚……故形坏而无子也”。肾藏精,主生殖,如果肾精不足,那么月经来潮的物质基础就会缺乏,孕育胎儿的“土壤”就会“贫瘠”,从而出现闭经和不孕[3]。国医大师柴松岩[4-5] 以为,POF 的根本病理是肾虚。发病基础是肾气虚弱,冲任二脉虚衰,天癸渐竭。无论是肾的先天不足,还是其他脏腑的病变累及,亦或是外感六淫和内伤七情的病理影响,最后都会导致先天之本的功能异常。因此,柴松岩把填精益肾作为治疗POF 的基本用药准则。胡晓华教授[6] 通过对此病的临症治疗体会到,卵巢早衰的病机虽错杂相连,但不可否认的是,它们总是和肾的功能异常密切相关,并且肾气的盛衰与月经的行止密不可分。因此判断POF 的致病关键乃是肾虚。武敏[2] 从《傅青主女科》的理论角度出发,认为肾之精气早衰是POF 的基本病机。正如其书中所云 : “经水早断,似乎肾水衰涸”“矧肾气本虚,又何能盈满而化经水外泄”,表明肾水的早衰涸与女子经水的早断绝紧密相连。
1.2与肝脾密切相关
        名老中医经验传承人付萍[7] 认为,POF 的主要责任在于肾之不足,但血储于肝,精储于肾,精血一定条件下可彼此互化,故又有“女子以血为本,肝肾 共为先天”之说。天癸虽然是先天之精,蓄之于肾, 但其亦受后天之本(脾)所运化的精微物质的滋养。所以,肾之所病定会波及肝脾。从而,POF 也与肝脾密切相关。魏绍斌老师[8] 认为在POF的病因病机中,肾虚是根本,肝郁脾虚位居第二。脾虚致经血缺少来源,脾气虚致胞宫失去濡养,脾虚生湿阻止经血下行,导致闭经。情志异常造成气机不畅,影响气血下行,最后形成闭经。故其治疗POF 时,除了补肾填精外,还注意健脾疏肝。奚社苗主任[9] 在阐述POF 的病因病机中提到,肾虚为本,肝脾、气血失和为标。若肝失疏泄,脾失运化,肝脾功能异常,则会使先天之本失养,后天气血失和。因此,肝脾、气血失和成为POF的又一病机特征。
1.3与心肺亦有关系
       近年来,针对POF 的病因病机,大部分医者除了肯定肾肝脾三脏在其致病过程中的地位外,也 有少部分医者越来越关注心肺两脏对POF 的影响。夏桂成认为,POF 的病机是心肾不交,心居位于上焦,属性为阳为火,肾居位于下焦,属性为阴 为水,生理状态下两者有升降的运动变化。若它 们出现升降异常,造成心肾不交,则一系列病变随 之而出[10]。所以,夏桂成提出“心不宁则肾不实” “心不静则阴不足”,在治疗此病时,更加注重对“心”的调节。柴松岩主要从《内经》理论角度出发,在临证治疗此病时,也注意到肺脏和女性的生理联系[5]《。灵枢》曰 “:……化其精微,上注于肺脉,乃化而为血,以奉生身。”说明血的生化和肺气的 调节紧密相关。所以,柴松岩在用药上有其从肺 而治、补肺启肾的特点。张淑亭认为心主血,肺主 气,如若心肺功能下降,则会导致气血亏虚,这也是POF 的次要原因[11]。
       总结各位医家对POF病因病机的看法,我们可以得知,POF 由多种原因导致,包括先天不足、气血亏虚、邪气外侵、情志失调等。其病机复杂,多数医者认为肾虚是首要因素,其次是肝脾失和 ;少数医者认为心肾不交或肺气失调,一定程度上也影响此病的发生。
2中医特色治疗
2.1中药汤剂
2.1.1分型论治
      辨证论治始终贯穿于中医诊疗的全过程,其在指导临床医者认识疾病和治疗疾病的过程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关于POF 的诊疗,现在大部分临床工作者以分型论治为主。王秀霞教授[12] 认为, 肾虚是该病产生的根本机理,故在治疗上以补益肾气为主,自拟益肾方为基础方,并将该病分为5 型,肝肾阴虚型 :基础方加女贞子、墨旱莲等。心肾不交型 :基础方加远志等。肾虚肝郁型 :基础方加柴胡、龙骨、牡蛎等。脾肾阳虚型 :基础方加山药、补骨脂等。肾虚血瘀型 :基础方加丹参、香附等。临床治疗取得了良好效果,使部分闭经患者可以恢复规律月经,FSH 水平明显降低。刘晓莉[13] 将本病分为3 型,肾阳虚弱型 :二仙汤加减, 肝郁肾虚型 :柴胡疏肝散加减,血虚火旺型 :二至丸与柴胡四物汤加减。观察并治疗了门诊接收的45 例POF 患者,他们经诊治后,其不适的症状和体征基本消失。张玉珍[14] 分3 型治疗本病,脾肾阳虚型 :中药汤剂以熟地黄、仙茅、鸡血藤等为主,再加中成药金贵肾气丸口服。肾虚肝郁型 :中药汤剂以熟地黄、川芎、白芍等为主,再加中成药六味地黄丸及逍遥丸口服。肾虚血瘀型 :以巴戟天、益母草、蒲黄等为主组成中药汤剂,再配以中成药血府逐瘀汤口服。患者在治疗后获得了较好的临床疗效。
2.1.2专方验方
      刘金星教授[15] 治疗POF以滋肾益阴、温肾助阳为基本原则,自拟补肾安坤汤治疗此病。患者的烘汗、失眠、心烦等更年期症状全部缓解,临床应用效果甚佳。名中医尤昭玲[16] 独创冰山理论,注重补脾益肾填精、养血活血滋阴,自拟助卵方加减以防治POF。其治疗效果得到患者的积极肯定。张淑亭教授[11] 认为肾虚脾弱,肝郁血枯,冲任胞宫失养是POF的病因病机,故自拟延宗强壮滋补丸化裁,其疗效确切。
2.1.3循周疗法
      夏桂成教授[17] 采用补肾调周法治疗POF,行经期调理月经为主 :五味调经汤加味 ;经后期补阴为主 :滋阴奠基汤加味 ;经间期补肾活血 :若肾阴阳两虚,自拟补肾促排卵汤,若肾阴虚,柏子仁丸加味 ;经前期补肾助阳为主 :毓麟珠加味。王必勤教授[18] 根据经验在用调周序贯法治疗此病时,于经后期滋补肝肾,养血填精 :自拟育胞汤治疗 ;经间期滋补肝肾,温阳活血 :促排卵汤加减 ;经前期温补脾肾 :两固汤加减 ;行经期养血通经,行气活血 :桃红四物汤合养血调经方加减。梁菁[19] 对此病的诊疗,于月经的第5~11 天以补肾填精为主,处方主要由菟丝子、熟地黄、山药、山萸肉等组成。月经的第12~15 天以行气活血、温阳通络为主,方药由桃仁、红花、益母草、淫羊藿等加减而成。月经的第16~28 天以平补阴阳、益肾固冲为治则,方剂由菟丝子、肉苁蓉、茺蔚子、巴戟天等组成。月经的第1~4 天活血化瘀调经,处方组成 :当归、川芎、赤芍等,总有效率为80%。
2.2针灸联合中药汤剂
2.2.1手刺联合中药汤剂
      针刺的运用在中国的历史非常悠久,是一种比较独特的治疗方式。它通过疏通局部经络气血, 改善局部血流,调整脏腑阴阳,达到治病目的。对POF 的治疗,手针联合汤药法在临床上也收到不错的成效。滕婧等[20] 运用自拟补肾暖冲汤联合手刺治疗28 例脾肾两虚型POF 患者,结论表明,该方法疗效确切,且停药后随访3 个月FSH、LH 血值显著下降,E2 血值上升。临床值得推广应用。张艺等[21] 采用手刺连同中药汤剂,治疗了60 位POF 患者。临床治愈率达60% 以上。患者月经情况得到改善,E2 水平大幅度升高,FSH、LH 水平大幅度降低。
2.2.2电针联合中药汤剂
      随着医疗事业的发展和进步,电针的应用在临床也愈发频繁。根据不同的症状和部位,选择不同频率的电刺激,不但可以增加治疗部位的血供和营养,改善其微循环,而且还可以反射性的引起神经内分泌的调节。有文献报道,电针对此病的治疗,可以有效地改善卵巢的储备功能及体内的激素水平,为辅助生殖技术的成功率提高提供一个新的方向和借鉴。方庆霞等[22] 使用补肾疏肝方结合电针的形式 观察治疗了32 例肾虚肝郁型POF患者。医治后结果显示,FSH、LH、E2 等指标均较前改善,且没有出现副作用以及肝功、肾功的异常。吴嫣等[23] 观察了应用仙菟河车方配合电针治疗POF患者的临床疗效。共计30 位肾虚肝郁型患者。结论提示 :肾虚肝郁型POF口服仙菟河车方加以电针辅助治疗得到满意的效果。降低的卵巢功能得到修复,内分泌的紊乱程度得到平衡。
2.2.3艾灸联合中药汤剂
      艾叶具有温经通络的功效,灸法可以活血散瘀,提高局部新陈代谢能力。艾灸疗法可以将艾热传递到体表的穴位,通过调节气血运行来调理机体紊乱的理化功能,继而达到预防和治疗疾病的目的。孔维莉[24] 收集了40 例肾虚肝郁型POF患者,将其均分为两组,对照组给予中成药坤泰胶囊口服,治疗组给予其导师的自创方补肾疏肝方联合每日艾灸30 min 神阙穴治疗。实验结论表明,治疗组的效果 显然优于对照组。刘伟婷[25] 采用补养安坤方配合 艾灸神阙穴,治疗了30 例肾阴阳两虚型POF患者。临床取得明显成果,部分患者早衰症状如泌尿方面 (尿频尿急)、精神方面(失眠),得到有效缓解甚至治愈。卵巢功能得以改善,子宫内膜相对用药前也明显增厚。
       2.3耳穴联合中药汤剂
       耳廓像是倒置的人体,而又是全身经络汇集的地方,适当的刺激其上分布的穴位,可以调节机体的阴阳平衡和脏腑气血。叶金力等[26] 选取了35 位POF 患者进行医治,给以他们自拟清心健脾汤分服及耳穴的压丸疗法,经评定观察 :此方式治愈患者5 例,总有效率是83.3%,有效地调节了性激素的异常变化,提升了患者的生活质量。钟海英等[27] 选择治疗了30 例肾阴虚型POF 患者,利用耳穴和益卵汤联合治疗。结论得出 :此方法为POF 找到了一种新的医治手法和理论依据。因为患者的临床症状能被改善,性激素水平和免疫指标也能受到改善。
2.4外敷联合内服中药汤剂
     中药外敷是一种比较安全和方便的中医治疗手段。它通过热力和药力的双重作用,改变了机体局部组织的气血运行,调整了机体的内部微环境。李育林[28] 的90 例POF患者运用中药温服及腹部外敷法医治后,其成果显示 :口服汤药配合腹部外敷法进行POF的诊疗,效果明显,值得应用于临床。黄欲晓等[29] 在妇科诊室收集40 例符合肝肾阴虚型POF诊断标准的患者,对其进行填精补肾养血疏肝方的口服和中草药外敷。临床观察后表明 :患者临床症状显著缓解,卵巢功能和激素水平较前改善。
2.5中药汤剂保留灌肠
       因为子宫与直肠为邻近器官,借助直肠给药的保留灌肠,通过直肠黏膜的吸收可以躲避肝脏的首过效应,从而使药效的利用更加地充分彻底。王艳萍等[30] 用中药保留灌肠治疗了35 位POF患者,结论 :患者在有效恢复月经来潮和规律来潮方面取得明显成效。
2.6足浴联合中药
      现代研究表明足部有与人体脏腑对应的感应区,当身体出现异样时,足部反应区也会出现异常状况。足浴疗法是把中药煮沸,用药汁浸泡双脚,通过其脚底的腧穴、反应区及药物的功效来治疗疾病。王凤阳[31] 以肾虚型的POF 为标准,收集了72 例患者,均等的分为对照组和治疗组。治疗组口服麒麟丸并配合足浴疗法。对照组仅口服麒麟丸。研究对比3 个疗程。观察得出 :治疗组的有效百分比显然高于对照组。宋佳[32] 接收治疗了36 例肾虚型POF 患者,运用中药口服配合足浴的方式治疗本病。最后得出结果 :自拟补肾汤内服联合足浴治疗肾虚型POF,其效果明显好于单纯的中药内服,值得临床的广大医务工作者推广使用。
2.7中药联合西药
      医学无国界,西医治疗具有明确的针对性,且时间短,见效快,可以暂时消除患者的某些顾虑和减轻其心理负担,但它一定程度上又会对机体产生不良反应。而中医的介入治疗,不但可以抵消西药对人体的不良反应,而且还可以辅助西医治疗,以及改善人体的整体环境。所以,中西医结合治疗也逐渐成为医学界的一种潮流。尹青竹[33] 把收集的50 例POF患者平均分为两组。一组进行中西医结合治疗,中药给予自拟补肾养肝汤口服,西药给予克龄蒙治疗。另外一组只实行单纯的西药克龄蒙医治。静观3 个疗程。统计结果显示,中西医结合医治的病人,其血清的E2 值显著要比单纯的西药治疗组高,而FSH 及LH的数值则显著要比西药治疗组的低。付岩等[34] 经过对87 例POF患者进行戊酸雌二醇片联合补肾活血方的观察治疗,得到结论 :中西医结合治疗肾虚挟瘀型POF,某种程度上能改善患者的激素水平、卵巢功能及免疫功能,增加了临床效果。
3结论与思考
      关于POF的病因病机,多数医者主要还是从肾肝脾而论,认为肾虚是首要因素,肝脾功能异常位居第二。治则以补肾为主,并佐以疏肝健脾。少数医者认为,此病与心肺有所联系,从而开始关注于从心肺而论。在其治疗上注意清心养心,补肺启肾。在治疗方法上,主要有个体的辨证论治、专方验方的随症加减、阴阳消长的循周疗法。在治疗手段上,除了单纯的中药汤剂,还有中药与针灸、灌肠、足浴等形式的结合,其治疗效果显著。
       目前,中医治疗POF 方式方法多样,但是哪种治疗方法对本病最有效,是我们临床需要探讨和商榷的一件事,现尚无统一定论。
       随着医学的进步,医学模式也在不断地完善。现代的生物- 心理- 社会医学模式也提示我们,在对此病的治疗上,除了巧妙地运用中医特色疗法外, 还要注意关注患者的心理变化,必要时加以疏导,使其在治疗过程中处于一种自然放松的状态,这样才可以取得更加理想的治疗效果,并最大限度的降低POF的复发率。
参考文献
[ 1 ] 张丽娟. 二仙汤治疗顺铂所致大鼠化疗性损伤卵巢早衰的实 验研究[ D ] . 北京 :北京中医药大学,2015.
[ 2 ] 武敏. 从《傅青主女科》辨卵巢早衰的治疗思路[ J ] . 中国民族民间医药,2017,26 ( 6 ) :5-7.
[ 3 ] 马宝璋,齐聪. 中医妇科学[ M ] .3 版. 北京 :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12 :18-19.
[ 4 ] 李伟,柴松岩. 柴松岩治疗卵巢早衰不孕验案[ J ] . 中国中医药信息杂志,2017,24 ( 11 ) :110-111.
[ 5 ] 滕秀香. 柴松岩辨证治疗卵巢早衰经验[ J ] . 中国中医药信息杂志,2011,18 ( 11 ) :92-93,107.
[ 6 ] 吴少娜,张瑞帅,胡晓华. 胡晓华教授治疗卵巢早衰的经验总结[ J ] . 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2018,16 ( 3 ) :74-75.
[ 7 ] 孔德佳,付萍. 付萍治疗卵巢早衰经验[ J ] . 浙江中医杂志, 2018,53 ( 5 ) :354-355.
[ 8 ] 陈俊,黄玲,张赛,等. 魏绍斌治疗卵巢早衰经验[ J ] . 实用中医药杂志,2017,33 ( 8 ) :983-984.
[ 9 ] 邱美林,奚社苗. 奚社苗主任治疗卵巢早衰经验辑要[ J ] . 云南中医中药杂志,2017,38 ( 9 ) :100-101.
[ 10 ] 张岩,谈勇,夏桂成. 夏桂成调心补肾治疗卵巢早衰经验[ J ] . 广州中医药大学学报,2015,32 ( 5 ) :934-936.
[ 11 ] 刘桂宇. 张淑亭教授应用延宗强壮滋补丸化裁治疗卵巢早衰经验[ J ] . 河北中医,2017,39 ( 12 ) :1771-1775.
[ 12 ] 王佳佳. 王秀霞教授治疗卵巢早衰的经验总结[ D ] . 哈尔滨: 黑龙江中医药大学,2016.
[ 13 ] 刘晓莉. 基于卵巢早衰中医证型与临床治疗方法研究[ J ] . 中医临床研究,2016,8 ( 7 ) :64-65.
[ 14 ] 万云慧. 张玉珍教授治疗卵巢早衰之经验浅析[ J ] . 时珍国医国药,2014,25 ( 7 ) :1721-1722.
[ 15 ] 姚卫卫,刘金星. 刘金星教授治疗卵巢早衰经验总结[ J ] . 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2017,17 ( 34 ) :146-149.
[ 16 ] 罗翔祎,谈珍瑜,邱冉冉. 尤昭玲补脾益肾治疗卵巢早衰经验[ J ] . 湖南中医杂志,2016,32 ( 3 ) :29-31.
[ 17 ] 梁昕,赵可宁. 夏桂成教授运用补肾调周法治疗卵巢储备功能下降性不孕症的经验[ J ] . 河北中医药学报,2016,31 ( 3 ) : 54-57.
[ 18 ] 马娟哲. 王必勤教授治疗卵巢早衰的经验[ J ] . 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2014,23 ( 36 ) :4064-4066.
[ 19 ] 梁菁,胡晓文. 中药周期疗法配合耳穴压豆治疗卵巢储备功能下降的临床研究[ J ] . 中国实用医药,2018,13 ( 22 ) : 179-181.
[ 20 ] 滕婧,耿会转,徐竹梅. 补肾暖冲汤联合针灸治疗脾肾两虚型卵巢早衰的临床研究[ J ] . 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2017,26 ( 23 ) :2515-2517,2548.
[ 21 ] 张艺,张强. 针灸结合中药治疗卵巢早衰临床观察[ J ] . 实用中医药杂志,2017,33 ( 8 ) :889-890.
[ 22 ] 方庆霞,邹萍,陈瑞雪,等. 补肾疏肝方联合电针治疗肾虚肝郁型卵巢早衰32 例临床研究[ J ] . 山东中医杂志,2016,35 ( 4 ) :294-296.
[ 23 ] 吴嫣,刘继红,黄骊莉,等. 仙菟河车方配合电针治疗肾虚肝郁型卵巢早衰的临床观察[ J ] . 上海中医药杂志,2016,50 ( 7 ) :59-62.
[ 24 ] 孔维莉. 补肾疏肝方联合艾灸神阙穴治疗肾虚肝郁型卵巢早衰的临床研究[ D ] . 济南 :山东中医药大学,2014.
[ 25 ] 刘伟婷. 补养安坤方配合艾灸神阙穴治疗肾阴阳两虚型卵巢早衰的临床研究[ D ] . 济南 :山东中医药大学,2017.
[ 26 ] 叶金力,邢天伶. 清心健脾汤联合耳穴压丸法治疗卵巢早衰的临床观察[ J ] . 中国中医药科技,2018,25 ( 1 ) :69-70.
[ 27 ] 钟海英,杨玲玲,沈四妹,等. 耳穴联合中药治疗卵巢早衰的临床研究[ J ] . 光明中医,2018,33 ( 16 ) :2369-2371.
[ 28 ] 李育林. 中药内服外敷治疗卵巢早衰90 例临床观察[ J ] . 中国民族民间医药,2014,23 ( 19 ) :51.
[ 29 ] 黄欲晓,李亚俐,李薇,等. 填精补肾养血疏肝方口服配合中药外敷治疗卵巢早衰的临床研究[ J ] . 国际中医中药杂志, 2014,36 ( 6 ) :522-524.
[ 30 ] 王艳萍,田娜娜. 中药保留灌肠治疗卵巢早衰[ J ] . 长春中医药大学学报,2014,30 ( 6 ) :1132-1134.
[ 31 ] 王凤阳. 麒麟丸联合足浴法治疗卵巢早衰(肾虚型)的临床观察[ D ] . 长春 :长春中医药大学,2017.
[ 32 ] 宋佳. 自拟补肾汤内服结合足浴治疗肾虚型卵巢早衰临床观察[ D ] . 长春 :长春中医药大学,2015.
[ 33 ] 尹青竹. 自拟补肾养肝汤联合克龄蒙对卵巢早衰患者雌激素水平的影响[ J ] . 哈尔滨医药,2017,37 ( 5 ) :479-480.
[ 34 ] 付岩,杨高升,张静宇. 戊酸雌二醇片联合补肾活血方治疗卵巢早衰的临床效果及对患者细胞免疫功能的影响[ J ] . 中国妇幼保健,2018,33 ( 5 ) :1039-1042.

上一篇:生物化学技术在中医药中的应用研究
下一篇:中医抗“疫”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治带来的思

分享到:
0
最新资讯
阅读排行
广告位